品鉴三国

导航菜单



当前位置: 首页  /  人物  /  正文

毕彦君:曾与陈晓旭执手10年,前妻离世他泣不成声,今生活低调

阅读:12

毕彦君:曾与陈晓旭执手10年,前妻离世他泣不成声,今生活低调

毕彦君,虽是东北人,身上却没有碴子味儿,也没有明显的粗粝感,走出荧屏的他,透着几分儒雅,还带点学究气。

作为一名演员,他物欲感不强,只要有戏演就行,也不为出名,把自己演高兴了,让观众满意了,就是他最大的心愿。

他是《三国演义》中的杨修,是《大宅门》中的白二爷,是《闯关东》里的夏元璋,还是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里的荀白水......

从艺36年,他用精湛的演技塑造了无数荧屏经典,不仅对表演兢兢业业,还对后辈提携有恩,是业内口碑一流的老戏骨。

相较于他的演员身份,其另一个身份更加受人关注,那就是陈晓旭的前夫,而两人执手10年的爱情,也曾谱写过一段佳话。

奈何,情断人去,天人两别,前妻陈晓旭的离世,至今都是毕彦君内心无法抹去的伤痛。

一、入骨相思谁人知

因为演过很多老北京的角色,毕彦君一直被误认为是北京土著,但其实他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,这一点让人有些意外。

1955年,毕彦君出生在辽宁省鞍山一个干部家庭,父亲是军管会的领导,他为儿子提供了稳定的成长环境,毕彦君得以无拘无束地追求艺术。

小时候,他经常能看到一些内部参考片,像是《地道战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和《平原枪声》这类黑白电影,擅长模仿的他,也就成了一群孩子里能说会演的。

上初中时,他的班主任是一位北京知青,两人年纪相当,自然成了好朋友,后来,鞍山话剧团到中学招人,老师就给毕彦君报了名。

1972年,17岁的毕彦君考入话剧团,并从装台卸车的杂活做起,后来客串一些甲乙丙的小角色,因为人比较机灵,半年之后,他就转正了,享受编制内待遇。

再之,毕彦君长了一张“国剧脸”,浓眉大眼,正气凛然,团里的老前辈都喜欢这个小后生,一有机会就把他往前推,渐渐地,他也就混成了团里的“台柱子”。

后来,他参演了首部电影《直奉大战》,饰演冯玉祥的助手“鹿钟麟”,紧接着又主演了电视剧《九一八》,扮演张学良,起点不可谓不高。

话剧团的孩子们,大多十七、八岁的年纪,他们青春热血,也爱做梦遐想,而多数的梦是美的,也是大胆的。

然而,毕彦君不敢做梦,他把更多的时间放在表演上,直到7年后,一个女孩的出现,让他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。

彼时,14岁的陈晓旭,出落得柳眉星目,皓腕芙蓉面,刚进话剧团的她,就引来毕彦君的注意。

陈晓旭出生在一个文艺家庭,父亲陈强是鞍山京剧团的著名导演,母亲王元夕是一名京剧演员,在家庭的熏染下,陈晓旭能文能舞,常常写诗登报,尤爱芭蕾舞。

后来,因为特殊原因,她不得不放弃练习多年的芭蕾舞,进入鞍山话剧团,成为一名报幕员。

在话剧团,陈晓旭像一株无人问津的蒲草,性子淡淡的,内秀寡言,一副水杏似的眼睛,常常流露出莫名的悲伤。

她总喜欢一个人躲在角落里,捧着书读,而那本《红楼梦》却是她爱不释手的。

这一切都看在毕彦君的眼里,对这个敏感多愁的小妹妹,他比别人多了一分怜爱。

虽然,两人相差了10岁,但却聊得十分投缘,私下里,陈晓旭也只向他一人,使出女孩家的小性子,透着几分顽皮,又几分天真。

高大帅气的毕彦君,在团里是个香饽饽,有不少暗许芳心的女生,但他却迟迟没有谈恋爱,这让团里的老领导操了不少心。

“你也不小了,难道团里的姑娘你一个没有看上的吗?”领导关切地问道。


“有的,我在等我的小女孩长大!”毕彦君低下头,抿着嘴,不再多言。

这个女孩就是陈晓旭,多年相处之下,毕彦君对才情灼灼的陈晓旭,早就一往情深,但他仍以大哥哥的身份,保护和尊重她,静静地守候她长大。

二、西子捧心只一人

一个刁毒的夏日,林荫边的轻榻上,陈晓旭慵懒地卧在那儿看书,只见,毕彦君捧着一本《大众电视》杂志跑了进来。

“我有个好消息,你要不要听?”他喘着粗气,故作神秘地问道。


“与我有关的就听!”陈晓旭斜睨着眼睑,淡淡答道。


“看嘛,一模一样”,他指了指海报里的人,瓮声说道。


“谁?”她正起了身子,瞅着毕彦君。


“林黛玉啊,正好中央电视台准备筹拍《红楼梦》,你赶快写信报名去”,毕彦君神采奕奕地说道。


“傻哥哥,你又自作多情了不是?我就是一个小丫头,哪有那本事,要写你自个儿写去!”陈晓旭笑着说道。

眼瞧着陈晓旭不上套,毕彦君来了一招激将法,“你形象气质都接近林黛玉,又那么爱读《红楼梦》,难道连试一试都不敢吗?”

本就心气高的陈晓旭被这么一激,当即拿来笔墨,扬声说道:“谁说我不敢!”

毕彦君了解陈晓旭,更了解导演的心思,他建议陈晓旭写完信,在附上自己创作的小诗和一张照片,在他看来,陈晓旭的才貌与林黛玉如出一辙。

那张照片上,她两黛笼烟眉,一双含情目,依立在风中低眉浅笑,照片的背面是一首小诗,她14岁时发表的《我是一朵柳絮》。

我是一朵柳絮,


不要问我的家在哪里,


愿春风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

......

写完信,陈晓旭就把这事给忘了,怎料在一星期之后,她接到导演王扶林的来信,邀请她去北京试镜,并告诉她如果面试成功了,差旅费可以报销。

后来,毕彦君陪着她来到北京,面试时,问道关于《红楼梦》的几十个问题,陈晓旭一一对答如流,包括每个人物的判词,命运等等。

1984年,陈晓旭接到了剧组的培训合同,进入“大观园”体验和学习,而林黛玉组的竞争者还有张静琳和张蕾。

最终,陈晓旭被定下来演“林黛玉”,相比较前两个演员,她不是最漂亮的,也不是演技最好的,但是陈晓旭往那儿一站,就是林黛玉的味儿,这是天生的。

这边,毕彦君也没有闲着,在陈晓旭拍摄期间,他去上海演了话剧《少帅传奇》,并在上海青年话剧院老师的推荐下,来到上戏电影表演干部进修班,按照团里的特批,全职学习了两年。

这期间,他与陈晓旭经常通过写信交流,两人感情也逐渐升温。

为了报答鞍山话剧团的栽培,1986年,学成之后,毕彦君又回到了老家工作。

而随着《红楼梦》的播出,陈晓旭一炮而红,更是成为观众心中唯一的“林妹妹”,两人浑然天成,仿若一人。

奈何,自从见过那个大千世界,她好像就困在红楼里,也困在林黛玉的一生里,再难以走出来。

成名之后,陈晓旭更加坚定对毕彦君的心意,两人精神相契,才华相通,又从年少一路至今,遂自然走进了婚姻。

1988年,22岁的陈晓旭,嫁给了32岁的毕彦君,才子佳人,煞羡旁人。

三、从此萧郎是路人

拍完《红楼梦》之后,陈晓旭留在了北京,并在宣武区春树胡同租了一间朝西的小屋,白天等戏,晚上看书,日子过得清浅,又不乏寂寥。

后来,她又饰演了《家》中的“梅表姐”,可不管如何演绎,她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沾着点林黛玉的影子,不禁限制了她的戏路,事业开始走下坡路。

1989年,毕彦君来到北京发展,终于与娇妻团聚。

此时,陈晓旭经马国光的推荐正式参军,并到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当了一名普通的演员,期间她只在部队里进行演出 。

而毕彦君一直有个导演梦,于是跟随王扶林导演身后,做了几年副导演,后来因为讨厌复杂的人事关系,他又回去演戏了。

北漂的那几年,生活时有不如意,初入藏龙卧虎的北京城,毕彦君没有背景,也没有关系,只能靠着自己两条腿,四处求戏。

这边,妻子陈晓旭事业陷入瓶颈期,经常顾影自怜,丈夫忙碌整日不见人,她更加感到孤独和伤感,时常为了一些小事生闷气。

作为大老爷们,毕彦君心眼直,对妻子发的无名火,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,与她吵架也吵不起来,争执就好像一个人的独角戏,他被折磨得不轻。

性子敏感,又苛求完美的陈晓旭,逐渐对丈夫失望,她无法包容毕彦君显露出来的缺点,曾经的萧郎早已不是合意人。

1990年,两人和平解除了婚姻,10年执手的一对璧人,就这样分道扬镳。

多年以后,再次回首这段感情,陈晓旭说:“我觉得婚姻应该是严肃的,最重要的是性格,我太像林黛玉了,难以容人,菱角太多”。

离婚之后,一个向左,一个向右,两人走上了不一样的人生轨迹。

毕彦君搬离了春树胡同,住进了西单的大杂院,五、六户人家挤在一起,谁家炒个辣子,呛得全院老小齐打喷嚏,经常倒个夜壶也能打照面,彼此聊上半天。

作为单身汉,院里的老人都很照顾他,谁家里煎带鱼、包饺子,一定会给他送上一碗,领里关系非常和睦,来自陌生人的温暖,让他爱上了北京这座城。

1992年,毕彦君上映了三部电影,分别是《无使命行动》、《大决战之平津战役》和《蒋筑英》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1994年,他又在《三国演义》中一人分饰两角,分别饰演李儒和杨修,演技可圈可点,也让更多的导演看到了他。

同年,一部叫《天桥梦》的年代戏找到了他,请他出演清末衰败的“贾阿哥”,这是一部极具老北京特色的剧,民间杂耍、绝技,各种三教九流,令人难忘。

作为东北人,为了演好老北京,他可下了不少功夫,跑到城墙根儿、澡堂子和胡同串里,找大爷大妈聊天,学着遛鸟、斗蛐蛐、养花护草。

凭借这部剧,毕彦君成为北京生活剧的香饽饽,陆续出演了《混在北京》、《小井胡同》和《芝麻胡同》。

包括后来的《大宅门》,也出现了他的身影,剧中饰演儒雅谦和的“白二爷”,也就是白景琦他爹。

至此,毕彦君成为小有名气的演员,戏约不断。

四、黛草如烟恨离别

1990年,陈晓旭拍摄了一部电视剧《黑葡萄》,结识了自己第二任丈夫郝彤。

后来,两人一起转战商场,在1996年,夫妻俩创办了鼎鼎大名的世邦广告公司,郝彤负责洽谈业务,陈晓旭负责写文案创意。

因为“林黛玉”的名声享誉在外,加之才华横溢,陈晓旭的广告创意总能不落窠臼,引领市场潮流,很快公司便占据广告业半壁江山,年营业额创下2亿元。

10年打拼,陈晓旭一跃成为身价上亿的女老板,还被《世界经理人》周刊社授予“中国经济年度风云人物”称号,同时荣获“2006年十大杰出女性人物”。

就在风光之时,一则“陈晓旭弃亿万身家而不顾,剃度出家”的消息登上了热搜。

2007年2月,陈晓旭突然辞去董事长之职,在长春百国兴隆寺剃度出家,法号“妙真”。

为人所不知的是,此时的她,已经患上了乳腺癌,她一边礼佛,一边治病,以无边无度的佛学,来疗慰自己的内心,获得平静的力量。

如林黛玉一般,质本洁来还洁去,她不愿意用西医的治疗,把自己弄得七零八碎,她想完整得来,也完整地去。

保守治疗的方法让她的癌细胞扩散很快,3个月之后,陈晓旭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。

弥留之际,她与亲人一一道别,还拜托了周岭先生,也就是《红楼梦》的编剧之一,为她联系了毕彦君,希望两人通个电话。

3个小时的通话,电话两头的人早已泣不成声。

毕彦君怎么也不愿意相信陈晓旭患癌的事实,两人的过往依稀在目,那个从青春陪他一路走来的女孩,在他的心底一隅占有极重要的分量,混杂着难以说清的情愫,柔软的,坚韧的,温暖的......

2007年5月13日,陈晓旭离开了人世,羽化成一株绛珠草,回到了她本来的位置。

在大众面前,毕彦君从未提过自己是陈晓旭的前夫,他不愿炒作与她的旧情,只希望天堂的那头,她获得平静祥和。

这些年,毕彦君默默无闻精耕表演,先后出演了《傻春》《再回首》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和《觉醒年代》等热播剧,成为观众心中敬业勤勉的老戏骨。

“我是一个有理想没有目标,怀着浪漫心情过平淡日子的人。我没有什么野心,只要有戏演,有自己喜欢的角色就可以了”,毕彦君如是说。

一切归于平静之后,生活还得继续,后来,毕彦君迎娶了自己第二任妻子,她是一位圈外的设计师,两人育有一子,日子过得朴素又简单。

标签

毕彦君陈晓旭执手10年前妻离世泣不成声生活低调


相关文章列表

老戏骨毕彦君:演戏36年,不图出名,再婚娶圈外妻子,恩爱至今

老戏骨毕彦君:演戏36年,不图出名,再婚娶圈外妻子,恩爱至今

作者:奥可白 编辑:李津出品:婚姻与家庭杂志电视剧《促醒者》一经播出,便成为黄金时段的省级卫视收视冠军。“医疗+悬疑”的新颖剧情十分吸引眼球,而多位实力派演员的加盟,更被网友称为“光看演员名单就感受到...


周瑜离世后,小乔的人生终究交织了怎样的风云?与谁共度余生?细解一一恍如难以置信

周瑜离世后,小乔的人生终究交织了怎样的风云?与谁共度余生?细解一一恍如难以置信

三国时期,风气并没有后期那么封建传统,对于女人的要求也没有那么严苛。即便是死了丈夫的寡妇,只要遇到合适的人,也大可另嫁他人。在这种背景下,不少人就在猜测周瑜死后,小乔是否另嫁他人?因为正史中,周瑜死后...


关羽扮演者陆树铭因心梗离世,医生支招3招预防心梗

关羽扮演者陆树铭因心梗离世,医生支招3招预防心梗

就在刚刚,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传来,1994版《三国演义》关羽扮演者陆树铭老师因病去世,享年66岁。而互联网上的一些媒体公布的死因......


你们知道一个人能低调到什么地步吗?

你们知道一个人能低调到什么地步吗?

青海省西部某啤酒厂老板,40岁左右吧,开着一辆非常破旧的长安面包车,除了喇叭不响以外感觉都快散架了,长年穿着一双老布鞋,一条黑西裤还短了点,一件藏蓝色的西服左肩头被面包车安全带摩擦的亮闪闪的,如果上班...


如果你真的中了彩票,是选择高调还是低调?

如果你真的中了彩票,是选择高调还是低调?

这是个很美妙的话题,平时我也很喜欢购买彩票,至于中奖以后是选择高调还是低调?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认真的琢磨一下,万一美梦成真了呢?至少有个心理准备才对,毕竟有句古话说得好,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”嘛!首先我认...


孙权揭秘:诸葛亮与司马懿谁更厉害?

孙权揭秘:诸葛亮与司马懿谁更厉害?

三国时期涌现了很多谋略家,而当时最有名的就是诸葛亮。诸葛亮的才能被当时很多人认可。当时能跟诸葛亮齐名的,除了英年早逝的庞统“凤雏”外,另外一位就是魏国的司马懿。尤其是司马懿被认为是三国时期唯一可以与诸...


友情链接